河南全面推行機動車輛保險投保人實名繳費
首页 >> 經驗交流 >> 行業交流 >>代簽名究竟傷害了誰
详细内容

代簽名究竟傷害了誰

      被保險人在投保單上親筆簽名是我國一項非常重要的法律制度。該項法律制度的有效實施,既可以保證被保險人不會因為人身保險的存在而將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險狀態,也可以幫助保險公司防范經營風險。
      我國《保險法》第56條明確規定:“以死亡為給付保險金條件的合同,未經被保險人書面同意并認可保險金額的,合同無效。依照以死亡為給付保險金條件的合同所簽發的保險單,未經被保險人書面同意,不得轉讓或者質押。 父母為其未成年子女投保的人身保險,不受第一款規定限制。”
      我國《保險法》如此規定的目的既是為了尊重被保險人的人身權利,讓被保險人根據自己對投保人投保動機的判斷,作出是否同意的選擇;又可以防止道德危險,避免投保人為了獲得保險金而故意傷害被保險人的行為,以保護被保險人的人身安全。在保險實務中,就曾發生過丈夫為不知情的妻子投保人身保險并指定自己為受益人,丈夫代妻子簽名然后殺死妻子以騙取保險金的案例。
      是否所有類型的人身保險合同都需要被保險人親筆簽名呢?答案是否定的。我國《保險法》第56條僅規定以死亡為給付保險金條件的人身保險合同必須由被保險人親筆簽名,對投保人為其投保作出“書面同意并認可保險金額”的意思表示。如果是以生存、殘疾、疾病或者支出醫療費用等為給付保險金條件的人身保險合同,則無需被保險人“書面同意并認可保險金額”,即無需被保險人親筆簽名。
      另外,父母為其未成年子女投保的以死亡為給付保險金條件的人身保險合同也無須經被保險人的同意,因為此時被保險人還不具備“書面同意并認可保險金額”的民事行為能力,此時在“被保險人/法定監護人簽名”一欄內直接由未成年人的法定監護人——父母簽名就可以了,但是死亡給付保險金額總和不得超過保險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限額(北京保監局規定的限額是人民幣10萬元)。
      一般認為,如果應由被保險人在投保單上親筆簽名卻由投保人代簽名的話,將會給投保人、被保險人和受益人造成不利的法律后果。但是代簽名會給保險公司帶來不利后果嗎?可能很多人都認為不會,保險公司單憑被保險人未親筆簽名導致合同無效即可規避責任。但事實卻并非如此,湖北省宜昌市曾發生過類似的案例。
      2001年11月23日,王克年在宜昌泰康人壽保險公司給丈夫屈海清投保了保險金額為30000元的世紀長樂終身分紅保險,受益人為其子屈寶華,被保險人一欄由王克年代丈夫簽名,宜昌泰康人壽保險公司于2001年11月29日簽發了保險單。2002年10月4日,被保險人屈海清因疾病死亡,王克年于2002年10月9日代兒子屈寶華向泰康人壽保險公司提請保險理賠。2002年11月20日,宜昌泰康人壽公司以簽約當日未經被保險人屈海清簽字保險合同無效為由拒絕理賠,發出了拒賠通知書。原告為此提起訴訟,經過一審、二審和重審程序,宜昌市西陵區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決:1.王克年與泰康人壽保險公司宜昌中心支公司簽訂的《世紀長樂終身分紅保險》無效;2.泰康人壽保險公司宜昌中心支公司應承擔締約過失責任,賠償屈寶華、王克年保險金30000元。
      那么,何謂締約過失責任?保險公司為什么要承擔締約過失責任呢?
      所謂締約過失責任,根據我國《合同法》第42條的規定,是指在訂立合同過程中當事人一方因過錯給對方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的損害賠償責任。
      在該案例中,由于被保險人沒有“書面同意并認可保險金額”,直接違反了我國《保險法》第56條的規定,所以導致了保險合同無效的法律后果,這已是不可爭辯的法律事實。那么,保險公司是否承擔法律責任呢?
      根據我國《保險法》第17條和第139條的規定,訂立保險合同,保險公司及其工作人員應當向投保人說明保險合同的條款內容和與保險合同有關的重要情況,如果保險公司及其工作人員在保險業務中隱瞞與保險合同有關的重要情況,欺騙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可能要承擔刑事責任或者行政責任。“被保險人應在投保單上親筆簽名否則會導致合同無效”的情況當屬與保險合同有關的重要情況,保險公司及其工作人員應當向投保人告知該重要情況。
      在保險實務中,往往是由保險公司的業務員來履行該項義務。各家保險公司為了監督業務員履行該項義務紛紛采取了相應的措施。如平安人壽保險公司在投保單上專門設計了“業務員聲明”專欄,該專欄中有業務員的以下聲明:“本人已面晤被保險人,并親自見證被保險人在投保單上簽字。如有不實見證,本人愿承擔相應法律責任。”中國人壽保險公司在“業務員報告書”中有關于“業務員是否見證被保險人在投保單上親筆簽名”的問題,并也設計了“業務員聲明”專欄:“本人確認被保險人親筆簽名。如有因本人展業過程中的不當而導致的合同糾紛,本人愿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根據以上分析,如果在保險公司的業務員應見證被保險人親筆簽名但實際卻是投保人代簽名的情況下,當屬保險公司的業務員在保險業務中隱瞞與保險合同有關的重要情況,如果因此導致人身保險合同無效,那么根據我國《合同法》第42條的規定,保險公司應承擔締約過失責任。保險公司承擔責任完畢,可再追究業務員的法律責任。
      在該案例中,宜昌市西陵區人民法院經過公開審理后也認為:泰康人壽保險公司宜昌中心支公司的業務員在簽訂合同時,明知投保人和被保險人不是同一人,而要求投保人代替被保險人簽名,未盡到告知義務,導致保險合同無效,宜昌支公司應承擔締約過失責任,該責任不僅包括訂立合同的各種費用,準備履行合同所支出的費用等,也包括信賴人的財產應增加而未增加的利益,所以宜昌支公司應賠償王克年和屈寶華根據該合同應該得到的信賴利益的損失,即30000元的保險金。

技术支持: 金盾網絡科技 | 管理登录
幸运武林投注技巧